潮流

万里风新闻网:Hussein Chalayan:比想象中的更有趣

pk10开奖直播开奖 www.rojvbm.tw 80年代的人們身陷狂熱的物質主義浪潮,到了90年代,人們開始沉靜下來,對時裝進行反思,正式的時裝設計使不少人感到不安全,年輕設計師們尋求服裝上的異化,希望找到另類的出路,于是掀起一場以概念為軸心的時裝革命,并予以“解構”之名。日本有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比利時有安特衛普六人組。更有一位后來者,讓概念對質現實,他是Hussein Chalayan.

王懸2019.10.15

以下內容為GQ對話Hussein Chalayan

GQ:?聽說這次你為斷橋時裝秀特地制作了兩條裙子,能為我們介紹一些關于這些裙子的細節嗎?你從哪里獲得了靈感?

HC:?是的,這次我們為阿里巴巴的斷橋秀做了兩條裙子,這個系列的概念與靈感全部來自于我們上一個系列“pretension”,而這兩條裙子的靈感來自氣球,最終在秀場上呈現的效果也許會像流動的風,這次我們一共有13到15個look,而這樣的裙子只帶來兩條,因為制作一條的周期實在是太長了。

GQ:?你怎么看待今天的中國時尚產業?

HC:?我覺得很激動,我看到很多中國的年輕設計師們去倫敦學習,之后又回到中國,這是這個圈子里的一個趨勢。眾多中國元素涌入西方設計,讓人感受到全世界對中國力量的強大的態度轉變,而這種轉變以時尚為注腳,讓我們看到如今在中國,時尚對人們而言變得更重要了。

GQ: 安靜、內斂、低調、實用,通常是你留給大眾的印象,然而這些似乎跟人們心中典型的時尚圈人士的做派有些不同——他們可能更自由、更放任自流一些。所以這是你面對環境的一種選擇,還是你生來如此?

HC: 首先我并不安靜,我想我生來如此。我的確跟他們不一樣,我也不需要一樣,但我不是,不是那種特別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我想你明白的,你可以選擇做一個安靜的人,但同時你也可以充滿活力,對嗎?你可以發表你的言論,傾吐你的心聲,但那也并不意味著你是一個聒噪的孩子。我覺得我只是在通過設計傳遞著以我所見,我不安靜,但我也沒有大喊大叫。

GQ:看你的秀總像是在看科幻電影。你喜歡看科幻電影、小說之類的嗎?

HC:?噢,我當然喜歡,但我喜歡的東西多了去了。我喜歡電影小說,像《哈利波特》,大家都看過,但我也喜歡詩歌、食物、建筑、哲學、歷史,和藝術有關的一切。

GQ:?那你討厭什么呢?

H:?我討厭貪婪!人們總是想要的太多。我討厭對權利的濫用,據我了解很多公司都在做那種不好的事。我討厭人們對環境的破壞?;褂惺裁??噢,人情冷漠,因為科技的發達人們漸漸疏遠了。

GQ:你所有的思考幾乎都植根于對未來的構想,有時候它對于人們甚至是有點兒難懂的,所以跟其他的設計師(所指的是:那些更注重于當下現實社會形態的設計師們)相較而言,你會更容易感到孤獨嗎?

HC:?可不是么,我經常覺得孤獨。我總是跟人家想的不一樣,我經?;峋醯酶禾逋牙?,但那同時也意味著我擁有了更廣闊的自由。所以,對,孤獨又自由。它是兩面性的,我是個樂觀的人。

GQ:那聽起來是一種“在飄著”的狀態,可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對你來說歸屬感是什么呢?

HC:?歸屬感啊……對我來說是一直在變的。

GQ:?一直在變?

HC:?是,一直在。比方說,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會創造一些作品,吸引到同類的人,我就會頓時覺得,你瞧,我擁有了自己的小圈子,那對我來說是一種歸屬感,因為你找到了跟你相似的人。但是當你長大了,它就可以變成另一個東西,你需要承認的是,在你20歲、30歲、40歲、50歲,那些對你來說被稱為歸屬感或者安全感的東西從來不是固定的某一種。

GQ: 聽起來像是在文化歸屬感中找了一種自我認同的途徑。

HC:對,就像我們在聽音樂,我們不必擁有相同的品味,但此刻我們隨著韻律擺動身體,那就是一種找到同類的“感覺”。當然你得承認這個世界永遠有人討厭你,跟你永遠搭不上話,但那不重要。

GQ: 我們已經知道你的設計總是在討論未來,但也有一句老話叫“活在當下”,對你來說,你是更傾向于生活在對未來的幻想之中,還是就像那句俗語說的,活在此刻的現實里?

HC: 嗯,其實我覺得“未來”和“現在”是兩個極度相近的概念。試著用一種極限的思想體會,我想你能懂:這一秒你活在當下,下一秒就是這一秒的未來,就像此刻我在跟你交談,但我們其實正在一起奔赴未來。所以事實上,你提出“虛”“實”之間的距離如此相近(他將兩根食指并到一起),我壓根不會把它們分得太開。不過,的確,現在是數碼時代,一切都如此之快,距離、時間、文化、生命,一切都被嚴重地縮減,那不是我想看到的。

GQ: 先鋒主義總要經歷很多事,打破桎梏、花樣解構、推倒又重來……但那在我看來恰恰是藝術精髓的體現——和這個世界永遠保持距離。那似乎也是你的方向。

HC: Good point,事實上,這不是你跟世界的距離,而是你的眼光與這個世界的距離。什么意思呢,就算你離這個世界很遠,但你還是可以去打量,比如我現在在這兒(他從沙發上起身,跪在地毯上,雙手比劃著前方),我看到的是一個局部,但是假如我將視線后移,我就看到了更多,所以你身處的位置也決定了你的視野、你的格局。但你不能總是相信你看到的,你在睜開眼睛看的同時,你也要去探索,我同意你說的,保持距離,但我并不打算把這個稱作isolation,我會把這個稱作一種choice,一種向內探索的選擇,我喜愛人群,我相當social,我不是離群索居的羔羊,但現在有時我也挺苦惱,因為數碼科技手機的存在,人們逐漸喪失了活力與創造力,即便成群結伴,人們依然孤單得要死。所以我認為,如果你是搞創作的,你必須學會跟孤獨相處,因為這才是產出的時刻。

GQ:現在,我們可以看到阿里不僅促進了流行,同時也發起了對原創設計的挑戰。你如何看待這一點?

HC: 哦,抄襲嗎?抄襲當然是不好的,而且大家都在抄,我感覺很糟糕。但是在我看來,對于大部分年輕人來說,他們對過去不甚了解,所以在他們在沒有找到自己的identity的時候,先從別的設計師那里汲取靈感,然后在其中找到自己的風格,我覺得那是OK的。抄襲、模仿其實都是一個最初學習的過程,你得明白,你之所以時尚,是因為你看見了時尚,你被inspire,所以你會慢慢變得時尚,你不是生下來就是個弄潮兒。總而言之,做個參考沒什么,但老是抄來抄去就算了。

GQ: 感謝您的時間。

HC: 再會。

所有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訪客

發送
更多評論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